一瞬

人是很多的,总要漫不经心忘一些,有时一瞬的印象遗落下来,健忘的客人啊。我常记起从前某一张脸孔,她正抬头看我,这脸孔并非模糊难认,她是善良而内敛的,是由那一瞬所知,我也是那样,同是由那一瞬,除此再没别的一帧了。灵智的展柜,淘沥而剩的石子陈列,就这么一块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