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风散

Z.S.

找回U盘的希望愈小,只得接受一些记忆载体的丢失。人总是这样,有时喜欢反复在某处翻找,仿佛这样多一分希望。心情烦闷,旧殿拆毁了。又想拆的只是部分,时间不至于徒劳,做人潇洒一点嘛,可还是希望它哪天跳出来。下午秋雨绵连,天色宣濛,也许远处有声唤我,就是聂鲁达说的那种大地的声音,树枝的声音。后天重阳节,当日清早会有信来提醒是日纪念肖邦,务必聆一部Nocturne。因遗失而生的坏心情总要淡去。这种苦丁茶苦味三沸不止。书架上一本诗集是高中购得,以前我认为译笔弗佳,现在却觉得颇合胃口。夹的是一首高中的词,作者以探讨为名寄送给我,探讨多年无果,我珍爱这纸条,宣纸的颜色,雨季的天色。

 

 

 

 
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
0 评论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